橙色里面有个白色心形软件

哑巴兰听见,嗷就是一嗓子:“哥!哥你没事儿?”

“目前还没事,再待会儿可能就够呛了。”

江采菱一听,上头只有一个人,立刻皱起眉头:“叫他去喊人啊!这么大的石头,他也搬不动啊。”

我也懒得跟她解释,就靠在一边装晕。

也不能算是装吧,喊出那句话,最后一点气力都用完了,只想躺下,一动也不动。

江采菱见状,急了,对着上面就喊:“快点!”

哑巴兰还用她催,只听“嗨呀”一声,整个青石板子,跟酸奶盖一样,轻而易举就给掀开了,露出了一张焦急的脸:“哥,哥你没事儿吧!”

江采菱又是着急我“不省人事”,又是被哑巴兰的蛮力震惊,一下愣住了。

一片金色的阳光跟这哑巴兰的身影一起洒了下来,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终于见了天日了。

一出来,那股子支撑我走到外面的劲头也泄了,这一泄不要紧,我只觉得浑身四肢百骸都没劲儿了,眼皮像是有千斤重,脑袋一歪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朦朦胧胧觉出有人在抱我,声音很心疼:“他是怎么撑这么久的……”

不知道是谁。

调皮妹妹玲珑曲线身材青春活力照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眼前影影绰绰就出现了一些色彩,粉色,很美。

那像是一棵开的正旺的桃花树。

好大一个桃花树,花瓣纷纷扬扬往下落,莫名带着点仙气——底下要是有个汉服美女跳舞,妥妥就是西游记的布景。

哎,落英纷飞下,还真有个人站在树下,不过不是美女,是个老头儿。

那老头儿背对着我,蹲下身子,正在抚弄手底下一个什么小动物。

而他穿的衣服……我心里一沉,是五灵锦。

夏家那个人?

我想过去看的更清楚一些,可这个时候,起了一阵风,桃花瓣哗啦啦直往下落,把视线给挡住了,与此同时,有个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。

那个人身上哗啦哗啦响。

带着风水铃——天师府的风水铃。

这个地方,是天师府?

果然,那个人见到了穿五灵锦的,连忙说道:“夏家仙师,我们首席天师等您挺长时间了,您……”

那个穿五灵锦的缓缓站起身来,锤了捶背,说道:“哎呀。看见了老相识,不由自主就多呆了一会儿。”

挂着风水铃的连忙说道:“您以前上我们天师府来,就见过这个桃花仙树?”

穿五灵锦的笑了笑:“何止见过——这个树,是我亲手栽种在这里的。”

那棵桃花树——那么大,怎么也得几百年了。

挂风水铃的显然也给镇住了,但很快训练有素的调整好了状态:“您这边请……”

“怎么,天师府这样盛会,茂昌那毛小子不去招待,还有空照应我?”

“看您这话说的,您是盛会的贵客,我们首席天师一早就准备着……”

盛会——我想起来了,江采菱也说过,天师府要有一个盛会,邀请了她去。

这么说,这个穿五灵锦的,也会前往?

要是我也能去那个“盛会”,就能见到他了。

刚想到这里,就听见远处有人喊了一声:“出事儿了!”

五灵锦和天师府都愣住了,什么事儿?

“李北斗!”

我刚想听呢,朦朦胧胧就觉出有人在喊我:“李北斗!”

皱起眉头,就听见有人似乎在拦着那个人:“我哥都虚成这样了,藿香姐说要让他休息,你再废话,我把你扔化粪池里去。”

“哎你长这么好看,怎么那么喜欢化粪池啊……”

谁这么聒噪,知了投胎啊?

我皱眉有点不乐意,可已经醒了,只好睁开眼睛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了,一睁眼看见哑巴兰跟个穿着一身面口袋的——哦,是夏明远。

夏明远一看我睁开眼睛,顿时高兴了起来,指着我说道:“我早跟你说,你哥早醒了,怎么样!我是为了他好——你想,这一睡就是睡三天三夜,小心魂散了。”

一睁眼就咒人,你会不会说话。

哑巴兰也挺不乐意,我挣扎着想坐起来,这才发现,浑身都是绷带,活脱脱一个木乃伊。

哑巴兰连忙说道:“哥,你别乱动啊!藿香姐说了,你已经很久没休息过了,又经了尸气和美人骨的毒气,这次不养好了,怕是要有后遗症的,哪怕仗着蛟珠也不行。”

后遗症?

一寻思也是,我多久没休息过了?

“白藿香和程狗呢?”

“藿香姐给你熬药去了,程二傻子被她拉去磨药材,不用管他。”哑巴兰关切的问道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还行……”我往外看了一眼:“那个江采菱呢?”

“她啊?”提起她来,哑巴兰一脸晦气:“这不是腿伤了吗,藿香姐也正给她治着呢——天天拿我当个丫鬟使唤,没见过那么凶的脾气。”

夏明远老实不客气的坐在了我床边,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哥精神矍铄,这不是挺好的吗!”

神他娘精神矍铄,那是称赞老头儿的。

我就没好气的瞅着他,无事不登三宝殿,这货来干啥的?

刚要问他,我就想起来了:“你是来要美人骨的?”

夏明远一下被我说中心事,十分尴尬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怎么不知道,不就是想给你哥们江辰治疗龙爪疮吗?

自从遇上了江辰,那货就处处跟我为难,终于能拿乔一把,也是十分开心,刚想让他没别的事儿可以走了,就又想起来:“咱们打赌还算?”

夏明远立马说道:“那怎么不算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你放心啊,你们厌胜门那几个人我已经赔礼道歉了,他们都挺高兴。”

打一巴掌给个枣就高兴了?他们那是为了有我这么个门主感到高兴。

我就瞅着夏明远:“既然说话算数,把你们家那个穿五灵锦的祖宗的事儿,跟我说说。”

夏明远皱起了眉头,这才说道:“你怀着什么心思,我也知道,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动这个心思,活着不好吗?再说了,他老人家常年云游四方,我们也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,我不是骗你,离着我上次见他,也有一年多了。”

接着又锲而不舍:“哎,你出个价,你那美人骨怎么着能卖?说得出来,我们就买得起。”

我瞅着夏明远没接这茬:“那我另问你一件事儿——天师府的盛会,又是什么讲究?”

夏明远一皱眉头:“你说三清盛会啊?哟,你也知道?”

原来,天师府每年都会举行一个三清盛会,祭祀祖师爷,求祖师爷保佑,怀古励今,还会嘉奖立过大功德的业内翘楚。

这个三清盛会,一年一小办,十年一大办,不光是风水行,乃至整个吃阴阳饭的行业,都是一个盛典。

而天师府是主管阴阳行当的,不管风水,相面,文先生武先生,只要被天师府邀请,那就等于承认你在行当之中的位置,有一些分量。

你要一次没被邀请过,就等于行内也就拿你当个小鱼小虾,比上过的逊色不少。

不知道多少人,挤破了脑袋,想参加那个三清盛会,回头跟主顾一说,自己是三清盛会上的主儿,那谈卦资都硬气。更别说,能跟多少名声赫赫的前辈打照面,同桌子吃饭。

更何况,这种十年会上,还有“群英荟”——也就是各家弟子以技艺会友,从中胜出的话,可不光能得到厚奖,更重要的是,能就此出名,给自己的家族争光。

哑巴兰插嘴:“说白了,那跟行内之中的世界杯差不多——我祖爷爷赢过武先生里的第一名,天师府给了一个定灵珠,我祖爷爷说留着给我娶媳妇做聘礼。”

这倒是跟我没啥关系,不过,五灵锦也会去。

我也得去见见世面。

夏明远一看我一直不回答关于美人骨的事儿,急了:“你看,我早答应江辰给他找美人骨了。你就……”

说着要上来拉我,可这个时候,一个白光倏然闪过,直接把夏明远给扑倒了。

夏明远一抬头,顿时就愣住了:“这是……”

犼!